叶修

【翔叶】一百天。

https://m.weibo.cn/5510410880/4190113174465135

点击上车。

一叶笑。

我有病…

卧底游戏【翔叶】。四

警匪paro,孙老板×叶警官。穿插cp有,ooc有,更新不定。

https://m.weibo.cn/5510410880/4167493533084329

卧底游戏【翔叶】。三

警匪paro,孙老板×叶警官。穿插cp有,ooc有,更新不定。

走到那栋大楼下,叶修抬头瞅着——虽算不上金碧辉煌,但在周围建筑中也是十分显眼。已经这么肆无忌惮了吗,这个所谓的孙老板…叶修叹了口气,摸出根烟别在耳后,大步流星的进了伏龙总部大楼。

“叶哥?你回来啦!怎么样?”
“叶哥你这见了红啊,没事吧要不要老余给瞧瞧?”
“你放屁,叶哥那是什么人,这点小伤能触得了他的眉头?叶哥你缓缓,我现在去跟老大说一声——”
点点头表示感谢,眯起眼打量。伏龙虽然势大人多,但能在这楼里呆着的却只有一小部分,它的周围像护城河一样四面设防,怪不得叶秋很少联络了。再看这大楼内部一应俱全,办公室接待处,倒还真有点写字楼的味道。

好的,看来第一步是走稳了,接下来只要对付过跟叶秋熟悉的人就好。

“你第一次来,也是这样东张西望”叶修正心里寻思着怎么搭腔,一个陌生男人就出现在门口,可不就是资料上的伏龙老板,见了真佛叶修倒觉得他不像那些混黑的,不如说是个还在上学的大小伙子,穿的干干净净脸上还带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气,有些叛逆的戴了一只耳钉。孙翔走到跟前见面前的人毫无反应,便主动上去一把揽住人肩膀,大力拍了两下惹得叶修咳嗽起来。“叶秋你这养个伤养傻了?”乐呵的开这玩笑,孙翔的双眼却紧紧盯着叶修,而后者前半生练得一手拉仇恨的好本事,自然不会犯怵。“哪能啊,这不是翔哥本事大,看着都受感触嘛。”

打着哈哈叶修到底不敢怠慢,一举一动也没露出马脚,心说万一孙翔要是起了疑心干脆就说自己人格分裂搞不清状况算了,反正自己跟叶秋的光凭长相也看不出来,最大的区别也就是垃圾话的不同。

气氛一时间陷入僵局,正当叶修开口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孙翔却笑起来伸手拿下人耳边别着的香烟叼在嘴里,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儿冲叶修摆摆手,招呼小弟提了叶修的行李送到他房间,自此一天也没见到人。

夜半时分叶修坐在床边环顾四周,房间里有几个隐形摄像头,藏的很隐蔽。看来孙老板也是个心脏的啊,背后搞这一套来监督下属。叶修腹诽几句也没在意,只是确认了位置便不再管它。慢吞吞对着镜子换药,心里计算着屋内盲点区,完事悠闲的端着烟灰缸在阳台上佯装抽烟。偷偷摸从鞋帮里撬出个小刀片,蹲下屈指轻敲地面瓷砖,几下之后满意的听到了空心声儿,别开砖块一个方形空间出现,里面放着个小巧的U盘,看来这就是叶秋要带走的东西了,确认无误了又原物放回,刚收拾好就听到一阵门响,匆匆去洗了手开门,来人果然是孙翔。

“翔哥有什么事?”叶修往门口一站眯眼笑着,“哦没什么事,过来看看你。”孙翔没理他,上前一步挤进屋,看了看坐在沙发上。

本以为这人顶多问几句就会离开,谁知道他还真不客气的坐下了,叶修没辙只好站在一边,等着这位年轻气盛的孙老板发话。

孙翔这边也是纳闷,平时不苟言笑连多一句废话都没有的金牌保镖怎么一回来就一副嘲讽脸,难道真有把人打傻这种操作?或者叶秋其实是双重人格??越想越离谱的孙翔眉头一皱,恰好被叶修捕捉到——看着人半天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就死死盯着自己脸色还越来越难看,叶修决定说点什么。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翔哥直接吩咐。”
“怎么,还装糊涂?”孙翔最终还是接了话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两人个头正好差了半头,于是叶修心里相当复杂的扬起脸看着孙翔,后者则咧嘴一笑低头凑过去咬了咬他耳廓,冲耳孔呼出一团热气。

“伤好了就不跟我睡了?”

意外

叶修车祸设定。神秘博士梗,ooc有,不虐。

叶修做完手操活动下筋骨,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还是没能改变那副懒洋洋的样儿,悠悠的抖出支烟叼着,也不急着点。看了看日程安排今天貌似是要出去,深深叹了口气站起身,抓起浴巾进了卫生间。

哗哗水声响起,成股水流滑过躯干。自从组了战队沐橙也转会兴欣,每天的锻炼成了必不可少。抬手将湿漉漉的发捋到脑后,对着镜子感慨——这每天五十个俯卧撑一千米跑步还真要了老命,要不是作为队长必须出镜,自己才不可能放弃打游戏的时间来在健身房里怀疑人生。

扣好领口最后一颗钮扣,系上沐橙挑的藏蓝暗纹领带,烟盒放进口袋后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出了门。这也算是必备技能,上车打火,起步,微微蹙眉抱怨几句交通纤长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方向盘,看了看四周没有监控,偷摸点上根烟。

下一刻一阵剧烈冲击将身体支配,整个人像随风的一片树叶狠狠摔在椅背上,但又被安全带束在驾驶座,随机因惯性头磕在方向盘上,双手却全部插入仪表盘,激的火花四溢。车子被追尾撞下高架桥,身子还倒挂在座椅上,脸颊似有热流涌出,疲得睁不开眼睛,而最后一秒的记忆是自己看着已经变成一堆废品的汽车,和仪表盘里动弹不得的双手。

再次睁开眼,床前围着的一群人发出一阵惊呼,侧眸看见已经哭得双眼通红的苏沐橙,旁边的陈果也是低声哽咽,艰难的呜咽一声回过神,却发现面前出现的被支架吊起的双手——实在不能把那双,布满钢钉的手与一个小时之前还美滋滋的夹着烟的手相提并论,金属棍刺破皮肉伸出,狰狞的被固定在一起。

“……十一根不锈钢钉插入骨头,多处韧带撕裂…双手神经严重损伤……叶修…”

仿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拼了命也只是让拇指稍微抬了抬,而做到这样已经是锥心刺骨。耳畔不断响起一个声音,像是要刻入骨髓般深刻。

“叶修…你的手,已经没法恢复了。”

第二天,突如其来的一条消息再次响彻荣耀。

《兴欣队长突然宣布退役,无缘季后赛,散人君莫笑或面临尘封》

—————————————————

十年后,一天一个青年走进图书馆,借书登记时却觉得管理员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伸手取书时瞥见那双手上的狰狞伤痕,像一条条线虫在手背上爬行。青年多心随口问了一句,却换来管理员一声嗤笑,他二指夹着原子笔,背对窗口让下午暖阳在身上镀上层金边。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

突然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操纵角色春风得意的站在赛场,技压群雄,耳机中传来男声带着些失真。
【我可是职业选手。】

卧底游戏【翔叶】。二

警匪paro,孙老板×叶警官。穿插cp有,ooc有,更新不定。

我叫叶修,是个警察。

说是警察,其实就是混在文职上的闲散人员,每天上班下班,生活说实在的没一点激情。上学的时候就不爱学习,隔三差五溜出去到学校对面的网吧打个通宵,考试的时候就抱一抱叶秋的大腿,有机会谈个恋爱,不过最后也是被父亲拉着狠揍一顿然后分手,最后高考失利。

说到我那个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兄弟,那可真是一表人才,运动学习两不误,就是人太闷不爱与人深交,喜欢他的学妹学姐倒是不少,托他的福好几次情书都要我转交。兄弟之间太像了不好,两个人想什么都一样那还不出乱子——之后便刻意跟他走了反调,抽烟喝酒带耳钉,真混成个小混混。

其结果就是,叶秋因为兴趣而以高分成绩被警校录取,叶修则是托关系被扔进去强行掰直骨子去了。俩人在一起倒也没什么,照以前那套办法继续混水摸鱼,叶秋的体能不差,在班里还算是拔尖儿的,但相比之下叶修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战五渣,跑个几公里都能让他累到吐,勉勉强强过了体能测试,跟着班里几个坏小子插科打诨。老师拿他没辙,只好用体罚来治他,叶修又搬出叶秋来一起受罚。

最后叶秋进了特警,叶修成了坐办公室的文职人员。本以为俩人进了工作单位能安稳下来,没想到有一天叶秋接到了上面下达的卧底任务。

“怎么办?”拿着通知叶秋第一次征求了家人的意见,毕竟是赌上命的工作,一不小心身份暴露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对方什么路子?”嚼着蟹棒的叶修瞥了眼资料,见人刻意缩缩手也没多问,从桌上又拿起一个零食袋递给他。“怕什么,你可是上天入地的警校第一,对付几个小混混就怂了啊?”

……哪是什么小混混。叶秋笑一声儿摇摇头,把零食袋推回去示意自己不吃,叶修也就不客气的继续进行咀嚼运动。“伏龙 ,人数不少,涉猎很广,三省的白粉都是他们一手掌控,想混出点成果让老大信任不太容易。”

“嚯,这么厉害,听说过,他们好像刚换届,新老大叫什么——”叶秋瞅着自家哥哥那副吊儿郎当的舒服样儿就头疼,接了话茬继续说。“孙翔,据说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拍拍资料看着最后一页自己的署名,叶秋感觉这次怕是凶多吉少,许是双胞胎之间还是有些心电感应,叶修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肩,眯眸笑着拍了两下。

“怕什么?去了跟他盘盘道儿,说不定你就成人家的狗头军师了,再说真到了见红的时候也有哥救你,你什么时候见哥打输过?”你那都是心脏靠阴别人赢的,也不知道人家一拳会不会打死你…叶秋心里犯嘀咕,白了他一眼就打开手去档案室报道,从此除名公安系统……

几个月时间,伏龙以几乎无人能挡的速度成长壮大,传来消息说里面新来了一个打手,第一天就打翻了孙翔的左膀右臂,让小弟拉着关了三天三夜才放出来,谁成想才歇了一天他竟又去找茬,最后孙翔看他本事不小干脆留在身边。叶修这边收不到消息,王杰希不会告诉他这种事,更何况人家是特警的头头,见一面都难,不过有时候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比如他突然给叶修发了条信息,让他马上赶到军区医院,那是叶修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冷汗顺着额头流下。

当叶修再次恢复理智,他正站在宾馆的镜子前,看着里面跟叶秋极其相似的脸笑出声。还是来了。对着镜子默念自己的身份信息,一遍遍重复叶秋的说话习惯,最后冲镜中的自己弯眸,轻声嘟囔了一句就扶住墙面脑袋狠狠磕向玻璃面,一声钝响向后仰去,在地上躺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爬起来冲破碎镜面查看额头上的口子,蹙眉简单包扎一下提着包往隔壁的大楼走去。

“我是叶秋…我是叶秋。”

选手武崧,冲你抛了个媚眼。

:DDDDDDDD

大概是一个,刚洗完澡的叶修。

浴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D

卧底游戏【翔叶】

“快,患者需要输血——B型,血库里还有没有B型血!!”
“主任,患者心率降低了…”
“准备电击!……”

“…下病危吧”

等等,发生了什么?叶修愣愣的看着跟自己相同面孔的人被推入,随即手术室的灯亮起,在大门口站得腿脚都失去知觉。他们明明说没有太大的风险,这是什么?

——去黑社会组织做卧底的胞弟,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脸上更是开了花,听人说还是从海里捞上来的,那时已经只剩半条命,衣服合着都能拧出血水,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把他打成这样的特警大队的队长,却靠着墙一脸平静的等待结果。

“我不打他,就无法让他真正渗透进去,到时候出了差错死的不会是他一个,还会连累其他警员,这就是做卧底的代价。”
“……”

叶修看了看身边的母亲,老爷子没来,他向来主张为国捐躯无上光荣,这会子怕是心里高兴着呢,而身为母亲到底不能在家等消息,一得到通知便急匆匆过来了。拍拍她示意先去坐下休息,叶修蹙眉想着如果连亲生儿子的死活都可以不管,那没什么事是这位前任军区老总干不出的了,果不其然,口袋里电话振动,晃了晃已经发僵的胳膊摸出手机,几次按才按下接通,搭在耳畔随即一个不怒自威的声音传来。

“叶修,你去替你弟弟,把卧底做下去。”无可抗拒的命令语气,下一刻那大小眼的王队长便递过一份文件,上面赫然是叶秋的资料。“今晚之前,把他背下来。”正要反驳却被手机那头的呵斥吓得一哆嗦,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突然被打断差点连手机都握不住,叶修看着王杰希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想搞死我们吗?那头早已挂了电话,木讷接过文件又看向坐在一旁的母亲——脸上带着些担忧神色却又不好开口,眼眶微微泛红只好别过头的母亲,从小到大都是劝不动那个人的,如今小儿子还没从死神手里逃脱,大儿子又要去送死,她怕是最心痛的人了。轻轻叹了口气,把文件扯下来叠了几下装进衣兜,又摸出根烟叼着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喂,连基本的行礼都不会吗?叶修——”身后传来的质问带着不屑意味,侧头不耐烦的瞥他一眼,摆摆手呼出一团青雾,叶修消失在楼梯拐角。

“哥现在是地痞流氓,叫叶秋。”